logo

南京六朝松

□ 贺震

      一座古老的城市,总是有自己独特历史记忆的。承载城市历史记忆的,有人们书写的历史文献,有人们建造的古老建筑,更有那些栉风沐雨默默屹立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古树。无言的古树目睹着城市里发生的一切,无论是歌舞升平,还是战争离乱,无论是人间悲欢,还是气候变化,它都忠实地记录着。古树,是承载城市记忆的绿色活化石。一棵古树,就是一段历史的见证与一种文化的记录;一棵古树,就是一部自然环境的发展史。

      素有“六朝古都、十朝都会”之称的南京,城市绿化举世闻名。在南京生活的几十年间,我几乎走遍了南京的道路、街巷和公园,深感南京不愧“绿都”之盛名。中山陵园挺拔的雪松,中山北路、中山东路、黄埔路等主干道旁高大的法桐,太平北路、进香河路、御道街边高耸的水杉,北京西路秀美的银杏,还有苜蓿园大街春天盛放的树月......郁郁葱葱的树木令南京人自豪,让外地人羡慕。除这些近代和当代植下的树木外,更有那历经沧桑,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古树。

      要论南京的古树,堪称老祖宗、无可争议排在第一位的便是六朝松了。1500年前,唐宋的春天还未到来,六朝松便已生长在了南京的土地上。它走过隋唐、五代十国、宋元明清,无数的人曾看到过它、甚至仰视过它。

    前些年,细心的南京市园林局为1263棵古树名木制作了它们独一无二的身份证,每棵古树的牌子上写着它的名字、树种、编号和树龄,六朝松名列南京市古树名木“053”号。

      名闻遐迩的六朝松,位于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梅庵南侧。南京“六朝古都”之六朝,是指公元三世纪到六世纪在南京建都的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朝代。如今六朝松的所在位置,当年曾是六朝宫廷的中心区。南朝梁时,梁武帝亲手将一株桧柏植于宫苑之中,因是六朝遗物,故名六朝松。隋军灭陈时,隋文帝出于政治目的,将六朝城邑宫苑平为耕地,歌舞升平的皇家林苑和巍峨宫殿就此消失。“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但这株桧柏却自兵火中幸存下来。六朝皇家烟云散,唯余古柏空悠悠。

    “古堞烟埋宫井树,陈主吴姬堕泉处”。离六朝松不远处,还有一处六朝遗迹,就是位于鸡鸣寺景阳楼旁充满悲情与屈辱的“古胭脂井”。

       世称陈后主的六朝最后一个皇帝陈叔宝,偏爱寻欢作乐,不关心国事。他在位时,前方常传来敌情紧张的报告,但陈叔宝依然沉湎于饮酒作乐之中。公元588年,杨广带领51万隋兵分八路向都城建康(今南京)进攻,并最后攻陷建康。当陈后主听到宫城外面杀声震天时,顿感大事不好,慌不择处,匆忙带着宠妃张丽华、孔贵妃躲到了景阳楼下的枯井里。隋军攻进皇宫,用绳索把三人从井里拉了上来,陈后主被俘,两名妃子当场被杀。

       据传,两贵妃进出枯井时,浓艳的脂粉蹭到井栏上,留下了千年抹不掉的痕迹。后人因此称这口井为胭脂井,也称辱井。

        明朝建都南京后,在这株桧柏所在的南朝宫苑旧址上建起了国子监。永乐年间鼎盛时,校舍达1200余间,曾有学子9900人,且有日、高丽、琉球、暹罗各地的留学生,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高等学府。清顺治年间,这里又建起了文昌书院。至民国初年,老树旁又建起两江师范学堂,后历经东南大学、国立中央大学、南京工学院,再到如今的东南大学。在六朝松旁的体育馆里,英国哲学家罗素、美国教育家杜威、印度诗人泰戈尔曾作过演讲,吴有训、吴健雄等大家曾在它身边徜徉。

       六朝松,穿越千年,历经战火而不屈,历经风霜而不息。它见证了梁朝的兴起,也目睹了韩擒虎大兵入城和陈朝的败亡;它见证了《永乐大典》的编纂,也目睹了两江师范学堂的兴衰和东南大学的百年发展。它见证了历史的沧桑,也目睹了城市的繁荣。那年轮和枝叶间隐藏的千古故事,成为金陵文脉流传千年的象征。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刚到南京工作时,曾慕名专门前往东南大学(那时尚叫南京工学院)校园拜会六朝松。

       高约十米、遗世独立的六朝松,屹立在幽静的校园西北角梅庵南侧,被两层铁栅栏“保护”着。不知何年何月,雷电将树干从顶部一劈两半,垂下两根巨大的枝干,树皮已经完全裂开,树干内部已经镂空,完全靠树皮输送养分。四季苍绿的松针,绽放着生命的倔强力量。

       为了保护历尽磨难的古树不致倒下,人们为镂空的树干里注满了水泥砂石,顶部用三根铁环固定着,两根钢管支撑着苍老的树干和枝叶稀疏的树冠。面前的六朝松,整个身体都被搀扶着,一如打着绷带、拄着拐杖垂垂老矣的古稀老人。不,他并不垂垂老矣,他是从未失去斗志的倔强汉子。

        三十多年后,我因事去东南大学,重访六朝松时,几乎没有感觉到它的丝毫变化。也许相较于千年时光,三十来年的瞬间确实太过短暂了。站在六朝松前,感受到森森古意的同时,仿佛还有时间的停滞。

       在东大的百年历史中,六朝松一直都被视为东大的标志。时至今日,六朝松仍是东大人的精神图腾。曾任国立中央大学校长的著名科学家顾毓琇,在《齐天乐忆南京》里曾这样写到六朝松:“南雍记取,想月影梅庵,风翻琴谱,老干苍松,仰天迎翠羽。”在民国年间,国立中央大学校徽上的主图便是六朝松。校徽中的太阳在六朝松树冠和紫金山之间,深紫色的外圈上环绕着校名和校训,上方是“国立中央大学”,下方是“止于至善”。2002年东南大学百年校庆时,很多从海外归来的老校友,感慨快要不认识当下的南京了,然而当他们走到六朝松前,曾经熟悉的一切瞬间清晰起来。六朝松是校友们多年未变的情结,和六朝松合张影是一届又一届校友们的心愿。

       东大的朋友告诉我,为了这株古树,师生们还曾进行过一场“保卫战”。原来,2003年底,有关部门计划在距离六朝松仅十几米的地方修建一座公厕。如此选址,遭到东大师生和一些南京市民的极力反对。六朝松生长千年,根系早已扎入地下数十米范围的土壤,厕所地下施工必然会伤害古树根系。再者,如果化粪池严密性不够,必然改变土壤的营养程度和性质,这对脆弱的六朝松也许是致命的。最终,有关部门听取了保护六朝松的呼声,重新选址修建了厕所。

       为了保护这棵古树,东南大学每年召开两次专家论证会,请园林方面的专家来给古树体检,对它生长的小环境进行调整,比如排水系统、光照、适当修剪周围的树木,为老树营造良好的生存空间,就像精心呵护家中的老者。

      在人们的悉心照料下,如今的六朝松,老而弥坚,依旧苍劲挺拔。

       凝视六朝松,我想到南京这座城市的命运和性格。历史上,曾有多个王朝在南京建都,但大都或短命,或偏安。1937年,更遭受侵华日军屠城。因此,人们赋予南京“悲情城市”的色彩。其实,南京虽历经劫难,但从未倒下,就如这六朝松,永远屹立着。

        南京,是一座不屈的城,一个永不倒下的硬汉子。


?

总值班: 陈刚 曹银生     编辑:      

来源: 连云港发布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188金宝博管理直营网 凯盛棋牌直营网 亚洲星赌场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红太阳娱乐 188申博太阳城 申博登陆网址 申博网址是多少
菲律宾申博骰宝盅 百家乐小游戏 博天堂娱乐航母手机版 彩票分分彩内幕
百发官方直营网 188金宝博代理直营网 亚洲星赌场直营网 亚洲星会员直营网
亚洲星赌场直营网 凯盛代理直营网 凯盛官网直营网 188金宝博网直营网
519psb.com 637xx.com 598sj.com 438psb.com 8NTS.COM
588XTD.COM 988cw.com S6189.COM 688XTD.COM 911XTD.COM
DC938.COM 599BBIN.COM 8ZJS.COM XSB6666.COM 353SUN.COM
787sunbet.com 678XTD.COM 175psb.com 85XTD.COM 9888D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