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年味飘香

  □ 张明建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盐场,在这里,盐田棋布,沟壑纵横,水产丰富,是典型的海边小镇。生产、生活习性仍然保留着传统方式,尤以过年习俗传承得不失模样。

     按照旧时过年习俗,从年尾腊月二十三祭灶开始,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即使经济困窘,也得操办鸡鱼肉蛋等年货,蒸包子、炸丸子、灌腊肠……样样不缺。

      夕阳西下,圩子上空氤氲着袅袅炊烟,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年味,这是家的味道,怎么也忘不了。

       儿时记忆最深的,就是过年。从放寒假开始就数着日子盼年,因为过年可以有新衣服穿,有好吃的、好玩的,反正过年就是和平时不一样,就是好。过年最丰满的记忆就是母亲用猪油做的饭菜,那浓浓的香味弥漫着,闻之满嘴生津。用猪油做的饭菜只有过年才能吃,揭开锅盖的瞬间,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厨房里飘出的猪油香味,禁不住油香味诱惑,只知埋头大口朵颐,却不懂母亲做菜的心意,不懂她看着我吃的幸福,不懂她目光中的那份期盼。然而这样的美味,也成为当年我最奢侈的享受了。

      从年三十的“弯弯顺”到正月十五元宵节的“大元宝”,顿顿离不开猪油的影子。“赔不尽的闺女,过不完的年”。那时盐场穷家少业,割二斤猪肉,年三十晚上吃顿饺子,也就算对一年最好的交代了。计划经济体制下,没有自由市场,物资相对缺乏,人们肚子里都缺油水。在我们盐场,也只有过年,才会拿出肉票去杀猪站买上几斤。为能割到带肥膘的肉,还得早早去排队,长长的队伍,能排出两条圩面子(圩面子:晒盐池的长度)。买回来的猪肉进行分割,肥膘放在锅里煎熬,熬出猪油,作为过年做菜的主打油,它拥有着饭菜主要佐料的统领地位,在那个年代始终未曾被撼动过。

      猪油做的饭菜吃一顿两顿倒还可以,天天抹着沾满猪油的嘴,无奈中有点折磨的感觉。于是,我就在心底里默默祈祷,盼望着年快点儿过去。却不懂用猪油是那个年代父母无可取代的选择,能够吃上它就相当现在的“小康”生活了。那时对于我,期盼着过年吃上一顿大餐,又厌倦着顿顿都漂着白油花的饭菜,有一种既爱又恨的感觉在里头。

      随着盐场日子越来越好,猪油的主体地位也被随之而来的植物油逐步替代,那曾溢满整个童年的猪油味渐渐淡化成一片记忆。那段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在飘香的往事中,父母的目光和那童年记忆,依然沉淀在我的内心深处……

总值班: 吴弋 刘昆     编辑: 陶莎     

来源: 连云港发布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188金宝博注册直营网 百发棋牌直营网 凯盛管理直营网
申博棋牌游戏下载 澳门赌场赢钱攻略 太阳城申博官方代理 注册申博
辉煌线上游戏直营网 云顶娱乐主管44144登入 皇冠开户代理 bet365娱乐线上开户
凯盛app直营网 百发代理直营网 百发捕鱼直营网 百发开户直营网
凯盛注册直营网 188金宝博官网直营网 188金宝博电子游戏直营网 188金宝博管理直营网
XSB638.COM 548XTD.COM 187ib.com 1115118.COM 981XTD.COM
1888DZ.COM 305SUN.COM XSB828.COM 918psb.com 33sbsun.com
777sbsb.com 178sunbet.com 67ib.com 761sj.com 956SUN.COM
206SUN.COM 919psb.com 729psb.com 8KTS.COM 729PT.COM